南昌准分子激光近视眼,南昌准分子激光近视眼手术,南昌准分子激光近视治疗手术

新闻 社区 房产 汽车 财经 旅游 健康 教育 美食 婚嫁 打折 营销
青岛天气 青岛挂号 违章查询  青岛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南昌准分子激光近视眼,南昌准分子激光近视眼手术,南昌准分子激光近视治疗手术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陈琳 2017-12-18 17:02:21 字号: A- A+

南昌准分子激光近视眼,

  

  2017年1月21日,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行的“中国春”欢乐春节活动现场,陈震(左一)为当地民众义诊。图|受访者提供

  陈震:

  让中医药在欧洲“上得了台面”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贺斌

  本文首发于2017年3月6日总第794期《中国新闻周刊》

  开诊所、建药厂,陈震以“创业者”的身份扎根匈牙利,向当地人介绍中医药,并曾被媒体评价为“引领中医药进入匈牙利的拓荒人”。

  作为东方国药公司的创始人、中欧中医药学会会长,29年间,中医药在匈牙利“生根发芽”,陈震也摸索出了一套让西方人更容易接受中医的方法。

  今年54岁的陈震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回想起当时,我们有几十人,现在,很多老教授都不在了,我把最好的几十年奉献给了那里,现在还奋斗在前线。”对于自己过去所取得的业绩,他侃侃而谈,兴起时几乎让人无法插嘴。

  29年前第一次去匈牙利的情景至今仍是陈震记忆里最深刻的片段之一。1988年,陈震第一次和同事坐上东方列车,从北京到莫斯科花了6天,然后再坐39个小时的火车到达布达佩斯。这9天8夜的时间里,铁道从窄变宽,又从宽变窄。而这之后陈震的中医药“拓荒”道路,也时窄时宽,起伏不断。

  赶上“中医热”

  在1988年第一批被送往匈牙利讲学和交流的中国医生中,陈震年纪最轻,当时研究生还没毕业。

  把中医带到西医世界,陈震似乎没有经历痛苦的“水土不服”,或者说,他恰好碰到了一个好时候。匈牙利掀起了一股 “中医热”,开了大小中医诊所十几所。

  中医药被认为是一种以预防和保健为目的治疗方法,而匈牙利的文化中,恰好崇尚自然的保健疗法。当时,一个名为“匈牙利全国自然疗法学会”的组织拥有将近500名会员,他们受到中医的针灸、按摩疗法和植物药茶的影响。

  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匈牙利进行了一轮医疗改革,改革之初的种种医疗体系漏洞和缺陷也给了中医迅速发展的机会。一些寻求西医治疗遇到种种麻烦和阻碍的患者开始尝试中医,此外,还有很多患有糖尿病、神经痛、风湿症等慢性病患者求助于针灸治疗,病情缓解后开始对中医产生依赖,甚至养成了定期看中医的习惯。

  陈震一开始在当地开的诊所规模很小,只有四五个床位,却意外地接纳了很多患者,最多的时候,一天内接纳200到300位病人。

  这让陈震看到了匈牙利与其他欧洲国家的不同,他觉得,这个国家对中医文化有特殊的感情。

  除了承担诊所的治疗工作,陈震还进行中药研究,他在匈牙利卫生部药监局做顾问,期间还成立了国药基金会,进行相关法律法规方面的研究。

  用了3年时间,陈震将中国常用的155味中药与匈牙利的草药进行植物学考察、对比研究,发现当地有草药约200种,多以花叶为主,有许多与中国草药相同。

  这让陈震感到兴奋,他看到了当地中药市场的“待开发”状态,可以就地取材,开发利用的空间很大。

  “行走于民间,止步于政府”

  不过,中医药治疗虽在匈牙利民间受到追捧,却面临着“行走于民间,止步于政府”的尴尬境地,根本理念上的大相径庭让中、西医“水火难容“,西医的严谨和精确让中医难以“上得了台面”。

  而政策的收紧和法律约束的加强更是一度让中医在匈牙利面临危机。

  1996年,匈牙利出台自然疗法法律:只有获得匈牙利大学医学文凭或经过专业考试的外国医生才能从事针灸治疗。由于语言不通,大多数中医未能通过考试。

  中医在匈牙利的日子越发不好过。一年后,匈牙利卫生部又颁布一项法令:允许中医药学作为一门专业培训课程在大学中开设,但只有匈牙利医学本科毕业生或具有同等学历的医生才可以报名学习,毕业后可从事针灸治疗工作。其他中国医生需在匈牙利监护医生监督下行医。随后,匈牙利政府彻底停止向中国医生发放行医许可。

  一些中医开始寻找其他谋求生计的办法,比如开商店、办学校等,还有的到当地人开的诊所打工,或者前往奥地利、美国、加拿大等其他国家。在此期间,匈牙利中医人数最少的时候,包括陈震在内,总共只有7名中医。

  和其他欧洲国家一样,西医在匈牙利医疗卫生体系中占主导地位,西医无法理解不能量化和解释不清原理的事情,他们搞不清什么是“活血化瘀”,也不知道针灸排毒的原理是什么。

  大学时期,陈震学的是西医,后来转学四年中药,研究生期间主修针灸。虽然学得很杂,但西医、中药、养生他都有涉猎,这种“混搭”的教育背景后来反倒成为他的优势,尤其是在进入匈牙利后。

  有过学习西医背景的他尝试用便于西医理解的语言解释中医,比如“‘活血化瘀’就是增加血液流变性,增加血流速度,和携带氧的能力,通过增加血小板来增加携带氧的速度。”

  为了打消当地人对中医的质疑声,陈震还邀请一些反对中医的专家到中国交流,寻求通过合作途径化解认识分歧。

  走出“胡同”

  陈震等中医在匈牙利遇到的麻烦远不止各种政策限制和怀疑声,还有各种无法预料、突然到来的麻烦。

  2003年7月,匈牙利警方接到举报,称一名中医涉嫌私藏黑工、并用濒危物种给人治疗。警方搜查了这位中医的药店,发现了老虎膏,他们看见药瓶上画着的老虎,断定这是以老虎为原料制成的药物,以触犯动植物保护法的名义拘留了该中医和店里的另外一名医生。

  陈震和同事多次给匈牙利警察局、卫生部写信申辩,试图解释误会,甚至还就老虎膏里是否含有老虎骨和麝香和匈牙利环保部打了一场官司。

  这起诬告案引起了匈牙利媒体的注意,中医药的处境再次进入老百姓和政府的视线。

  当时,恰逢匈牙利时任总理迈杰希访华,陈震所在的匈牙利中医药学会向迈杰希递了一封信,将难以从医的困难和障碍列举出来。他希望,中医不再是“胡同里做的事”。

  2003年9月,匈牙利卫生部向13位中国医生发放正式行医许可,虽然需要至少一位匈牙利针灸医生的监管才能开展治疗服务,但这已经是中医为自己争取到的第一个权利。2004年,中医药学会与布达佩斯警察总局签署了一份协议,一些中医为警察提供保健和治疗。一年后,匈牙利中医药学会正式成为匈牙利医学会的成员,也是欧洲唯一被当地医学会承认的中医组织。

  诬告案让陈震意识到,要想让中医药在匈牙利甚至欧洲扎下根,除了要得到老百姓的认可,还需要得到政府层面的支持。

  1993年春天,陈震创建东方国药公司,他将自己家的花园房改造成治疗室设立家庭式诊所,给朋友治病。除了免费治疗,陈震还给他们送中药。在匈牙利卫生部做顾问的那段时间,他积累了不少人脉和关系,陈震的理念中,“让广大民众信服中医,先须打通上层”是很重要的一条。

  登门求医的患者中,不少是高官和名人。陈震清楚地记得,他的第一个名人患者是他的邻居,一位演艺明星。最近的一次则是在2015年,当地一位银行行长找到他,希望能给当时的匈牙利总理顾问看病。这名顾问因得了丹毒,腿部溃烂,住在国防医院的高干病房。陈震前往给他诊治,通过外敷内用,一天止住了病情。第二天出差,这位顾问不用担架就可以上飞机了。后来,这件事在政界传开了。

  每年,陈震的诊所还会为老年人、残疾人义诊,在各地开展义务讲座,坚持了十几年。 “我的名声都是口口相传,并非是一天两天的结果。”陈震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龙喵
-

相关阅读青岛新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岛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